【解局】傅政华这类落马高官,为啥相信“政治骗子”?

浏览次数: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日期:2022-04-08
html模版【解局】傅政华这类落马高官,为啥相信“政治骗子”?

傅政华被双开了。昨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出700字长篇通报,措辞相当严厉,诸如“政治野心极度膨胀,政治品行极为卑劣,投机钻营,利令智昏,为达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”“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,拉帮结派,结党营私”“长期搞迷信活动,对抗组织审查”等。

通报中还有一句话耐人寻味:“长期结交多名‘政治骗子’,造成恶劣影响”。

“政治骗子”,这个词曾出现在多部专题警示片中。涉事官员级别高低不等。吃瓜群众不免疑惑:一般人上当受骗也就罢了,像傅政华这种省部级高官,怎么也会相信并结交政治骗子?

相关通报(图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)

傅政华结交的政治骗子究竟是谁?目前尚无公开信息披露。不过,“孙力军政治团伙”中的另一成员??山西省原副省长、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,同样“热衷政治投机”,结交过政治骗子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披露,刘新云遇到的政治骗子自称“和某中央高层亲属关系密切”,能在时机成熟时帮刘引荐认识该亲属,助其在仕途上“更进一步”。显然,他上当了。

一般来讲,能得到高级领导干部信任的政治骗子,往往自称有特殊社会身份,要么“认识首长”,要么是“领导干部亲属”,掌握“稀缺政治资源”;而当骗局揭开时,外界才发现这些家伙真实身份“平平无奇”,甚至觉得大跌眼镜。

比如天津市原市长黄兴国,曾长时间将一名叫荆毅的“神秘人物”奉为座上宾,执礼甚恭。在黄兴国以及天津一众时任领导干部看来,这是个懂风水、会“国学”、能“接天线”的大师,甚至把准了黄兴国从副市长升任市长的“脉”。但实际上,此人就是河西区一普通市民,黄兴国们掏重金请他在京城打点的人脉,自然也无从落实。

某种程度上,能骗到高官,也说明这些人不简单,要么擅长揣摩心思、投其所好,要么能言善辩、舌灿莲花,又或者行为举止异于常人,能镇住场子。

比如有“云南地下组织部长”之名的苏洪波,本没有什么背景,却将“话说半句、故作神秘”用得炉火纯青,以此博取一些领导信赖,到最后居然能决定云南厅级干部的人选,乃至敢掌掴当地副省级干部。

2003年,在与白恩培初次见面的饭局上,苏洪波刻意营造自己来头大、靠山硬、关系广等身份背景,让白恩培觉得他手眼通天、能帮大忙。与白恩培关系渐密后,苏洪波处心积虑释放“信号”,让云南干部加深其“大内代言人”的印象:一次在外吃饭,苏洪波佯装生气拍桌就走,后来,“省委书记的饭局都敢拍桌子”的传言就在省内干部圈中散布开了,时任省委常委、秘书长曹建方当众称呼苏洪波为“首长”。

警示教育片《政治掮客苏洪波》截图(图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)

“政治骗子”最常捕捉的官员心理大概有两种。

一是“助人升官”。在某个职位台阶上待久了,一些官员想着活动活动、往上走走,又没有特别过硬的政绩能力,要么“不问苍生问鬼神”地去拜风水、搞迷信,要么就是四处活动攀高枝,这就给了政治骗子活动的空间。比如辽宁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、副主席刘国强,其落马通报中就提到,“盲目听信‘政治骗子’,花费巨资跑官买官被骗”。

还可以讲一个山东农业厅原副厅长单增德的故事。此人平时就迷信风水,其情妇去泰山烧香拜佛时“巧遇”一位“大师”,大师说只有单增德当上了市长,情妇惦记的一块地才能搞到手。至于怎么当市长?得去北京找一个叫“张新政”的人。

情妇跑到北京,果然有这么个人,“山东省的领导很熟,单增德的事能搞定”,只不过要钱运作。之后单增德掏了180万,官没买成,“大师”和“张新政”也都没了影。

二是“帮人平事”。一些官员预感自己要被调查了,此时若有人伸出援手,说我来搞定,自然就成了溺水者拼死抓住的救命稻草。

比如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,曾相信一个叫欧阳荣华的商人能够“游说中央领导”并“帮己脱罪”。落马之前,凯时娱乐人生就是博,万庆良多次找到欧阳荣华商量对策,还支付了5000万元。他的下场,大家也都知道了。

还有甘肃省原省委常委、副省长虞海燕,在中央巡视组对甘肃展开“回头看”时,他找来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,还拉上妻子一起去培训,模拟演练如何对抗审查。“后来专案组调查完以后跟我说,这个人就是兰州市公安局退休的干部,听了以后我都觉得丢人。”虞海燕在忏悔时说。

反腐电视专题片《国家监察》截图(图源:网络)

说实话,骗子们的套路并不太复杂。

曾经搞定两名昆明区级公安局长的何清帆,出身四川农村、读过三年农校,通过在钓鱼台、人民大会堂拍照发朋友圈的方式,就唬住了一些干部。她还把自己包装成高层领导的干女儿、省级干部的女儿,将昆明市政府原副秘书长、呈贡区公安分局原局长肖为民完全忽悠住,从肖手中承接了11个项目,合同金额达3.2亿元。

云南另一个政治骗子白建丽,手法更没啥稀奇。她整理了云南省领导的简历,收集省管干部任免职公示资料,形成“领导信息宝典”,对领导履职、与谁共事等细节极为熟悉,以此显摆自己与领导熟悉,骗取信任。

物必先腐,然后虫生。领导干部需要的政治鉴别力、政治判断力,在被别人击中心坎、看穿欲望后便荡然无存。归根结底,还是政治上不清醒。

政治骗子能够一时得逞,反映出一些官员不信组织信关系、不信执纪信人为、不信正道信近道的心理,但也跟一些地方一些领域政治生态不干净、选人用人机制退化等有关系。客观说,只要有人就会产生关联,办事需要“关系”“认识人”的现象可能难以根绝,但这绝非放任潜规则、向问题投降的理由。

有一个就查一个,有问题就晒一晒、抖落抖落,才能警醒和挽救更多人。

世事最怕认真。

 

Copyright 2017 沙龙国际试玩 All Rights Reserved